第四百八十一章旌旗十万斩阎罗!-叮叮小石头

凯发k8旗舰厅ag > 我有一座气运祭坛 > 第四百八十一章旌旗十万斩阎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百八十一章旌旗十万斩阎罗!

        “好,那就让阎罗见识见识!”
       陈渊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冷笑,接着直接将背后所背负的长条锦盒拿在了手中,若是没有大伯增的这幅画,今日面对这七杀殿第四阎罗的截杀,便会直接修罗魔君上线。
       拼着事后再修养一段时日,也要将此人彻底留在这里,但既然还有其他的手段,那他自然要先试一试。
       毕竟,当时大伯说起此物的时候,还是信心满满的。
       大伯修为未散之时的实力,今日差不多就能够看到了。
       “这是何物?”
       虚空中,转轮阎罗一眼便定格在了陈渊手中的长盒之上,似乎是有些凝重。
       他本来对于陈渊也没有丝毫的小觑过,不然也不会将方圆百里都给查探一遍,但其毫无惧色的神情,
       还是让他心中泛起了一丝丝波澜。
       这小子的依仗究竟是什么?
       陈渊没有回答虚空中阎罗的话,此时,他的心神全部都放在了这长盒之上,盒子很普通,上面绣着古朴的纹路。
       “咔吧...”
       陈渊屈指一弹,长盒自动打开,露出了里面的画卷,接着,他伸手拿起,随手一抖,将画卷展开,露出了里面的真容。
       三尺画轴,洁白无瑕的画卷空无一物。
       还不等陈渊惊疑,好奇大伯怎么给了自己一幅空白之画的时候,一道熟悉而又苍老的声音迅速从画上传出:
       “陈小子,既然你打开了这幅画,想必便是在沉血湖遭遇了无法力敌的存在,不过无需慌张,老夫之所以让你在沉血湖解决麻烦,自然有其道理。”
       “你母族陈氏最为精锐的陈家军便是在此处被司马家的人袭杀,血染此湖,沉血湖亦是陈血湖!后你舅舅在此祭祀,曾留下过后手,数十年前老夫曾路过此地,看出了此地的端倪,所以当场留下了一幅画,
       也正是你手中的那副画!”
       “画中乃是一面陈家战旗,你身怀陈家血脉,若滴血入画,可让战旗显现召唤此地的十余万陈家军英灵,助你杀敌!
       老夫所能做的不多,只能帮你到这一步,不要让老夫失望,不要让沉血湖十余万陈家军英灵失望!”
       犹如洪钟般的声响响彻在陈渊的耳边,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凝重,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一点,沉血湖,陈血湖!!!
       他原以为这画中封印的或许是大伯生前的全力一击,或许是什么其他神异手段,完全没想到,这里竟有十余万陈家军英灵。
       怪不得大伯非要点名此地杀敌,原来竟有此等神异。
       想来,他之前曾经在登仙楼所得知的关于沉血湖的情报中,说司马家初立之时有一支从南疆进京勤王的军队,指的就是陈家军了!
       回头忘了一眼近乎望不到边界的沉血湖,陈渊没有迟疑,刺破手指,血染画卷,接着,一支玄黑色的战旗缓缓凝聚。
       战旗上,赫然绣着一个大大的‘陈’字。
       阵旗迅速凝实,短短瞬息间便显露出了真容,陈渊凝视着它,伸手直接抓向了画卷中的战旗,然后,
       竟然抓到了实物!
       轻轻用力,那画卷中的陈家战旗被他拿在了手中,原本的那副画卷,也像是彻底失去了灵性,迅速枯萎,然后化为飞灰。
       “嗯?”
       虚空中的转轮阎罗没有妄动,看着陈渊从一幅画中取下了一支旗帜,心中有些惊诧和好奇,虚实凝物,
       这是什么手段?
       陈渊的依仗莫非就是这柄染血的旗帜?
       在他犹豫的一瞬间,陈渊凝视了一眼虚空中偌大的鬼脸面具,然后,转过身,面向沉血湖,深吸了一口气,战旗一展,断喝道:
       “吾乃陈家血裔,陈家军将士们,醒来!!!”
       “醒来!!!”
       厚重的声音裹挟着天地元气,像是一道惊雷,瞬间响彻方圆万米之内。
       接着,数道战鼓声音从虚无中响起。
       “咚!”
       “咚!”
       “咚!”
       三声战鼓落罢,周围瞬间开始刮起了阴风。
       血湖中,也随之泛起了涟漪。
       阴气漫天,笼罩了方圆万米范围。
       原本炽热的阳气,立即被遮挡住,一道道虚幻的身影迅速开始凝现,转眼间,便铺满了整座沉血湖!
       这些人面貌虽虚幻,但却异常的清晰,有人身着残破的战甲,有人骑着异种,长戈矗立,一道道陈家旗帜开始树立。
       一股恐怖的气机,正在躁动。
       “这是....”
       透过滚滚黑云,转轮阎罗立刻意识到了陈渊想要做什么,心念一动,百丈鬼脸直扑而下,想要将陈渊一口吞噬。
       而陈渊却面无惧色,他神情凝重的扫视了一眼一望无际的陈家军英魂,虽然这些英魂目光呆滞,但他却能够感觉到一股异样的牵连。
       一步踏出,陈渊站在了所有英魂之前,像是一位军中主将。
       那些目光呆滞的陈家军英灵也同时抬起了头颅,望向他,似乎在等待着他的将令。
       陈渊凝声道:
       “此来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杀!!!”
       “虎!虎!虎!”
       十余万陈家军英魂仿佛重回了当年未曾陨落之时,看着陈渊身影,像是重新又看到了那位带领他们杀伐的镇国神将。
       金戈铁马,英魂猎猎。
       随着陈渊战旗一指,所有陈家军英灵躁动了,一道道恐怖的气机开始直冲云霄,所有人同时怒吼,
       强大英魂之力,重新开始凝结战阵,一杆长戈直冲云霄。
       “轰!!!”
       长戈直接轰在了那百丈鬼脸之上,发出了一道巨大的轰鸣声,强大的力量直接将鬼脸黑云轰散,显出了其后面的阎罗身影。
       头戴神秘冠冕,脸上挂着一张阎罗鬼面,周身上下都被幽深的黑色长袍遮掩。
       转轮阎罗看着阴气冲天的英魂战阵,脸色终于露出了一抹凝重之意,连陈渊都感觉到惊诧,他自然也没有料到这一点。
       此地,竟有如此多的英魂未灭,且...最重要的是,居然还听陈渊的号令。
       实在是让人惊疑的很。
       陈渊立于虚空之中,见识到了方才那一击的威能,旋即也不再有什么其他废话,手中战旗一挥,接着,
       十余万陈家军英灵动了。
       战鼓响彻虚空,阴气冲霄,一声齐吼震天,所有英灵杀上了虚空。
       ......
       ......
       虚空中的交锋异常的激烈,虽时有英魂破灭,但总体而言面对那位七杀殿的转轮阎罗还是牢牢占据了上风。
       这也是陈渊第一次见到如此大规模的军方战阵杀伐,不由的也为之震撼。
       他有感觉,这战阵的真正威能还没有完全展现出来,因为缺乏一位真正的灵魂人物,可即便是如此,
       强大力量,还是将那位转轮阎罗压在了下风。
       任其不管用出何等手段,但都在十余万的陈家军英灵之下泯灭,就算是想走,也没有任何的可能,
       其周身气机已被锁定,根本逃不出战阵。
       “精锐之军!”
       在陈渊凝望着这一战的时候,摩罗也被惊醒,一声感叹传入了陈渊的耳中。
       “确实!”
       陈渊很郑重的点了点头,即便是死去的英灵都有此等实力,可想而知这支军队在生前究竟有多么强大。
       怪不得大伯看着毫不担忧,想来他自己也清楚这积郁了二百余年的英灵有多强。
       “这支军队生前可正面与真君一战!”
       摩罗沉声道。
       “晚辈亦是如此觉得。”
       陈渊点了点头。
       在陈渊和摩罗观战之时,交战的中心也已经到了最激烈的时候,不....确切的说,自一开战,已是全力出击。
       那战阵所凝聚的各种长戈神戟,不断的在朝着那阎罗的身上轰去。
       生前军队以血气凝战阵,死后,自然是以阴气所凝。
       所谓百鬼日行,恐怕也只能比的了此阵万一....
       “该死!!!”
       转轮阎罗怒吼一声,心中无比的憋屈,原本以为自己亲身而至,必将以无上之势威压陈渊,将其轻松镇杀。
       但现在的局面,却远超他之前的预料。
       甚至陈渊全程无需出手,这支英灵战阵就足以将他拦在此地。
       在想想之前陈渊气定神闲,毫无惧色的神情,想来是早已经便预料到了他的截杀,究竟是谁?
       是谁泄露了他的行踪?
       七杀殿内部?
       不可能!
       莫非是那些雇佣他的东瀛倭奴?
       此刻,转轮阎罗思绪散发,想要找到真相,但面前将他锁住的战阵却不会给他机会,随着战鼓的不断敲响。
       一道道攻击不断的轰出。
       战旗所向,一切诛绝!
       死去的陈家军英灵只认战旗。
       “吼!吼!吼!”
       这些不断响彻的声音,像是来自深渊,在朝着转轮阎罗索命,每当这吼声一起,他面前的这支阴魂便会再强三分!
       不能再等了!
       转轮阎罗瞬间意识到了这一点,接着,神念一动,不断调动着周围的天地元气,一道百丈大小的法相虚影开始逐渐凝聚。
       转轮天功,阎罗法相!
       法相虚影凝聚的非常快,一道道恐怖的气机开始逸散,虚空仿佛都在震动,他要趁此机会,彻底轰出一条路。
       有这些阴魂在此,他势必是不可能杀的了陈渊,但没关系,他还有机会,这些阴魂死在此地,不可能离开的太远。
       只要陈渊离开沉血湖附近,他便能轻易诛杀他。
       十余万英魂眼看着阎罗凝聚出了一道法相虚影,同时将目光望向了下方的陈渊,他看着那炽热的目光也似有所悟。
       猛然将手中染着他精血的战旗掷出。
       阴风猎猎,恐怖的阴气开始迅速汇聚,以那战旗为基石,短短片刻间,便以阴气也凝聚出了一道身着战甲的男子身影。
       其看不清面目,但下面围观的陈渊却知道,此人估计便是陈家军的灵魂人物,即便是这些陈家军将士身死,也没有忘却这道身影。
       “诛邪!”
       阴气所凝聚的法相虚影张口吐出了两个字,然后,手持一杆战戟,横跨千丈距离,朝着转轮阎罗所凝聚的法相猛然砸下!
       “轰!轰!轰!”
       每一次轰击都像是天雷落下,周围的虚空在颤动,地面也随之而震动,陈渊身下的沉血湖不断泛起波澜。
       整片天地都像是一幅瑰丽的壮观景象,两尊巨人法相,望不到尽头的英灵大军,透着强烈的铁血杀伐之气。
       “噗!”
       随着一声巨震,那阴气所汇聚的身影直接洞穿了转轮阎罗所凝聚的法相,而他的本体也随之受到了重创。
       阎罗面具下,滴滴殷红的血液开始沾染衣衫。
       他的目光有些惊骇,望着那仿佛无敌的身影,甚至有一股无形的恐惧在心中扩散,他明白,自己若是闯不过这一关,今日必将陨落此地。
       真是可笑啊!
       堂堂七杀殿排名第四的阎罗,炼神巅峰修为的他,截杀一个区区实丹宗师,竟有陨落之危!
       此人当真是妖异非常,不仅天赋冠绝同代,还拥有如此恐怖的手段,所有人都小觑了他,真君不至,
       恐怕谁也杀不了他!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对于自己的处境也很清楚,面对有可能来袭的强敌,直面以对,将人引到他所准备的陷阱之中。
       “天阴解体!”
       转轮阎罗怒喝一声,没有丝毫犹豫的动用了自己的底牌手段,这时候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再战下去,
       他必死无疑。
       只能寻求一条生路,即便是以付出本源为代价也在所不惜!
       “前辈,晚辈有一个问题不知能否解答?”
       陈渊收回关注的目光,而是转而与摩罗交流。
       “修罗道友尽可问询便是。”
       “不知您是否对前楚太子有所了解?”
       之前陈渊想着等回到京城后再了解,但眼下既然摩罗前辈主动苏醒了,那若是能够得到答案,估计也可以。
       “前楚太子....”
       摩罗沉默了许久:
       “贫僧久在西域,未曾到过中原,对于此人并不清楚,但名字还是知道的,可方才回想之时,有些模糊,
       想来是遮掩了天机。”
       “以前辈的实力,难道也无法除去天机遮蔽的影响吗?”
       “全盛时期自然可以,但眼下元神未愈,若是想要消去影响的话,不次于一场交锋。”摩罗空灵的声音在陈渊耳畔响起。
       “晚辈明白了。”
       陈渊没有再继续追问。
       若是为了一个问题便让摩罗前辈损耗元神,实在是有些得不偿失,况且,即便是他得知一些前楚太子的情况,
       也不可能了解当年的真相。
       真若是想要了解的话,恐怕还得找前楚遗脉去解答。
       想到前楚遗脉,陈渊的心神不由的便想到了之前诛杀了唐献桌之后摩罗前辈提点的情况,可惜了,还是差了一步。
       没有抓到那些家伙!
       施展秘法,转轮阎罗直接开始燃烧了自身的本源,周身气息开始迅速暴涨,短短片刻间,便超过之前倍许。
       其实若他继续抵挡的话,还能够抵挡一些时间,但那完全没有必要。
       此地截杀陈渊,只有他一人,并没有其他援兵,因为谁也想不到,杀一个区区丹境宗师,还得有援兵。
       这种情况下若是僵持的话,只会让他最后的一线生机也消亡。
       倒不如趁着实力尚在的时候奋力一搏。
       鬼面之下,转轮阎罗双目的位置透出了一抹刺目的红色光芒,他看着挡在自己面前一望无际的英灵战阵,低喝一声。
       接着,猛然冲出!
       周围凝聚的黑云也像是一支军队,轰然而动。
       一人敌军!
       转轮阎罗此刻心中生出一抹自信的感觉,仿佛面前的一切都能够轻易灭杀,看着轰来的一支长戈,一掌轰出,直接泯灭。
       在十余万陈家军将士上空的那道虚影却平视着冲杀而来的身影,单手一挥,英灵大军立即杀出,一道道气机开始纠葛。
       不断有阴魂泯灭,咆哮着不畏生死的杀向转轮阎罗。
       而面对近乎无穷无尽的英灵大军,转轮阎罗也彻底的爆发了自己的全部力量,比之之前更为恐怖的交锋开始出现。
       九天之上阴雷滚滚,像是配合上一声声从四面八方响起的战鼓,让陈家军英灵的士气达到了顶峰。
       ......
       ......
       “结束了!”
       陈渊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方才那骇人的场景,让人在惊骇之余也会产生一股莫名的激动之意。
       所有人不畏生死,也要冲杀。
       这...想来就是军魂了。
       那位转轮阎罗确实很强,炼神巅峰的修为再配合上燃烧本源的秘法,绝对是一尊不可力敌的对手,但在英灵战阵之下还是不够。
       绵绵无尽的英魂疯狂冲杀,他灭杀一批,还有更多的英魂冲杀,而他们阴魂一散,周围战阵的阴气便会更强一分。
       这是一个死局!!!
       转轮阎罗破不了,他此刻已经油尽灯枯,本源燃烧殆尽,抬起头看向了那俯视着自己的巨大法相虚影,面露狠意。
       “死!”
       厚重的声音从那身影的口中吐出,像是来自幽冥深处的审判。
       一支锈迹斑斑的战戟,自九天而降,直接洞穿了转轮阎罗的肉身,将他钉死在了虚空之中!!!
       ......
       感谢盟主大佬方寸烟火一万两千点币的打赏支持!!!
       终于不是苹果端的打赏了,感谢大佬!!!
       用网页版就对了!!!
       谢谢支持,最后再求个,这一战可不拖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jygrx.top。

/诸天有家饭店/王袍/凤凰虞央/漫黎/为了你,我愿与所有人为敌/流星滑落。
/我在古代有工厂/七世狂人/创业勇士的优品御姐/杨誉/人类游走/旁半。
/述落/羽埣她强调地理组两项课题研究与刚刚通过的《我有一座气运祭坛中学?十四五?规划纲要》的契合度很高,希望地理教研组借助课题研究,加强队伍建设,培养研究型、专家型老师。
参赛代表必须密切关注?自己的国家?,充分研究、学习、掌握一个国家的历史、政治、经济、外交政策等方方面面,只有这样才能充分扮演好外交官的角色。
(四)语文课高琳老师,只给我们上了一堂课。
作为浙江在线舆情智库专家团成员,新浪政务新媒体学院讲师、专家团成员的赵华奇同志,从互联网舆情的角度,分析当前社会舆论的多元逻辑,就如何处理舆情进行阐述:即了解事实、专业基础、感知舆情、抓住舆论心理、?道理?比?对?更重要。
校团委陈 冶来稿:我有一座气运祭坛,我有一座气运祭坛隆重召开了2006~2007学年度先进集体、先进个人表彰大会。
他们将通过统一志愿填报,直接被澳洲大学本科录取。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